山姆绒
记录了一段历史。
 

《同学会》

 我绝对不会去同学会。
 不喜欢小学同学们。怎么说呢,总感觉没法成为朋友呢。虽然在那个时代也有关系超好的那么几个人,可是一但不能互相影响就会慢慢变成两个世界的人。
 朱氏和我趣味相投,我们总是回到家就开始煲电话粥。啊,这么看来我也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了。我们相似到感想类作业老师总怀疑我们互相抄袭。时隔2年,诶!那个朱氏友人的QQ头像有点非主流了,连名字也奇奇怪怪的。她还是很文艺,不过一口一个少年,文艺过头了。感觉不是一条路上的了。
 哦,还有厚嘴唇黑皮姑娘。以前她身上一直有廉价湿巾纸的怪味道。我们两总是手拉手从班级门口走到走廊尽头再走回来。去年在课外补习时遇到了呢。还一起出去玩了两次,总之变成了少女系长腿萌妹子了。这样的外形长相就真的不重要啦。但是总体上不做作又简单,发展的不错嘛。那次情人节还约出来两个男孩子呢,貌似其中一个是她的暗恋者。嗯~她也好好发展了呢。
 还有我讨厌的两人。一次在便利店碰见了吉氏妹子。那个时候觉得她好凶,虽然现在想起来觉得她的讨人厌还挺可爱的。吉氏妹子扎着花哨的辫子头,穿着热裤。现在是学校的舞蹈社团成员呢。而且给人一种主力成员的印象。有那么几个暧昧的男同学和自己的女性朋友小圈子,对,还会去参加舞蹈比赛,一定还会代表舞蹈社团与其他社团交涉,吵架吧。还在小区门口碰到了另一个,那时全班头发最长,长发及腰,又高又瘦。不会看眼色的抖S。那天的她是短发干练,现在是击剑部的成员,很小开始练现在一定很厉害。对了,还是个同性恋,怎么说,算是帅T一个。
 当年的话痨马同学,明明是男孩子却很啰嗦。我们现在总是在放学时偶遇,他每次都当不认识我一样,一直和外公说自己考试怎么好。而且很激动很认真。是好面子,还是好吹嘘呢?无论这种人学习多好我也会瞧不起他的。
 小学班主任,我和班主任可是三天一大吵,每天一小吵。最总我通常会给她一个面子不去反驳了。不知道被冤枉了几次,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或是有损她面子的事。
 毕业那天,要发绘画比赛的奖品--一套彩色笔。我得奖了,广播一放我去拿奖状拿到了,可是发奖品的场面一片混乱,我安静地等了一会。终于没有人了,可是老师已经无视我了,于是多了一套笔。我下楼时,笔已经被班主任发到了一个她喜欢地孩子里。"正好多了送你。"那天放学,我不知道是应该觉得放松,还是觉得被欠下了东西。还有一次怀疑我偷别人东西,因为"嫌疑犯"中正好就我不是班干部。对啊,班干部的人格多高尚啊。我还被迫和是"老师的孩子"身份的第一个好朋友分开。因为我学习不好。老师孩子可是贵族血统呢。
 我连提出怀疑她针对我的想法也疲倦了。难道是只有我会提出不公,所以枪打出头鸟吗。不过五味杂陈,我最后还是好好地写了两年贺卡,反正一年也就一张嘛。最后一次听说她,被一个她公开批评的孩子家长在校门口抓着衣领骂了。听说后总觉得自己是默默原谅她了。再后来她退休了。
 我和他们从关系亲密变成了陌生人。可能会在街上认出来,但是认出来却不想叫住也就是陌生人而已。甚至不如陌生人同我的关系。是的,这是互相的。不怪他们,我也不知不觉改头换面了。从对韩流明星的喜爱到英伦摇滚狂热爱好者,从治愈电影迷上cult电影。我从以前的老好人到了毒舌。
 可是我固执的无法原谅那些以往的同学。那时候我学习不好,被委屈冤枉,被排挤,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说一句话,包括那些所谓的好友。要说小学生天真无邪那还真是肤浅认识。那个小胖妞,我和她做朋友。因为她与我一样,没有人喜欢,被欺负,被区别待遇。还有那个笨笨的矮个子女生。我螳臂挡车。面对虚假却受欢迎的人们,他们组成一道高高的钱塘江潮汐,虽然有护栏,但是也有人不断被卷入其中,我被打得在水中颤抖。可是我怎么也不愿意加入你们,我留着鼻涕护着身后的那一点点人。直到最后我身后的人也被潮汐吞噬。
 同学会是什么?告诉我。
 每个人参与,说一句想一句。不去的人不是混得太好就是混得太不好,不好意思来。恐怕不去的人会被嘲笑。笑脸吹弹可破,她亲热地叫她江江,她也是"嗯,婕婕。"虽然最后只是校友而已,当时也并没成为朋友。但你的礼服是名牌。你的工作收入不错嘛。你丈夫好贴心,连性 生活也过得那么好啊。所以你我朋友一场嘛。
 那个穿着土气tee的男孩子鼓气勇气对当时的女神说:"我喜欢你。"却被甩了一脸的好人卡。虽然那个男孩子可能只是不会打扮,其实成为了暴发户。而所谓的女神也不过蠢蠢的衷心于一个花心大萝卜,穿着时髦的渣男。
 同学会就是这样的存在。学生时代比学习与爸妈,青年时代比皮囊与情史,成人后比工作与谁先结婚有男女朋友,临近中年抢对方的老公老婆... ...
 我绝对不会参加。不向你们妥协,不原谅你们。就算你们早忘了我,就算是混得很好优秀无比,就算是寂寞无比。比较这些东西已经够了。中国人心眼里就死咬着做人要做人上人,站在日字塔的最顶端,日尽天下。比较从出生开始,跑啊跑啊跑啊跑啊,跑到退休,没想通的继续比。给每个中国人的人生起个题目吧,那么"比较"最合适了或者是"抢夺",两个都不错,各取所需吧。所谓的同窗朋友也是用来比较的,同学是用来凸显我的优秀,比不过的来乖乖擦鞋,不服的别来。
 我把故意变得受欢迎的人归入可怜。到底多害怕失去大众的爱啊。又不是艺人靠着粉丝的支持工作着。我想也许是伴着自卑和害怕。才会去迎合大众。把自己塑造成受欢迎的人,多累啊。掩饰,假装。不要那样了,愿意的话过来我抱抱你,请你把我哭湿吧。
 所以抱歉我不会参加同学会。:)

评论
热度(1)
© 山姆绒/Powered by LOFTER